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报警巢湖夜总会招聘成都夜场招聘服务员我在夜

2020-10-18 18:56新闻资讯 人已围观

  本期显微故事的作者程沙流,曾在夜场负责人事招聘。当时他需要到街上随意抓漂亮的女生,用“高薪、轻松”等关键词吸引她们来夜场工作。

  某天和初中同学阿豪在QQ上聊天,说起了我的近况。他没有对我的遭遇表示惋惜,而是向我抛出了橄榄枝,“我们公司在招人事专员,好好干,一个月四五千不是问题。”?

  那是2010年,四五千块的月薪非常高。因为学历不够,我只能在饭馆打工,身边人工资也没有超过三千块的,这让我对阿豪话的真实性存疑。

  他是典型的坏学生。初二时他打群架,用西瓜刀砍伤了高二的学生,此后他离开学校,成了街头的小混混。我还常在校门遇到他和一群人围在一起抽烟,仰起头把烟圈吐向空中。

  我在网上检索了“人事专员”的工作内容,怎么看都比服务员有前途,但还是隐隐担心,我一个高中辍学的未成年,人家会要我吗?

  我预想的格子间配电脑布局并未出现。屋子大厅很空旷,靠窗户的位置并排摆着两张桌子,有个主管模样的人在用笔记本电脑斗地主,旁边还有两个人在面试。

  面试的过程出奇得顺利。那位面试官没有过多和我聊公司的情况,只是说稍后会有人带我熟悉。但工资待遇说的很清楚,并不是四五千,底薪只有八百块,外加奖金提成。

  阿豪递给我一张铜版纸宣传单,上面详述了公司招聘职位、条件、薪资待遇。我这才知道,这是一家娱乐管理公司,旗下有不少酒吧KTV和娱乐会所,一般统称夜场。

  这些地方常年需要公主、佳丽、销售经理、服务员等岗位,因为流动性比较大,人事专员就是满世界去找符合需求的人。

  “原则上只要18岁到28岁的女孩,超过年龄的除非特别漂亮一般都不要,招聘一个公司奖励两百块”,阿豪说。

  大家都坐在大厅中央的塑料椅上,手里拿着本子和笔。培训官在墙上挂个小黑板,他一边讲我们一边刷刷地在本子上记着要点。

  培训官说,找这些女孩主要通过网招和路招:网招就是发帖子、查看求职人的信息,条件可以的话约来公司面试;路招比较狠,拿着宣传单去商业街区物色女孩,然后以最快的时间表达清楚这个工作有多挣钱。

  “如果女孩子没有明确反感,一定要死缠烂打,把女孩子带回公司让主管面试,实在不行也要记下电话,方便以后回访。。

  晓峰给我打气,“大多数人反感,但你脸皮一定要厚,跟随她们的脚步,重复佳丽和公主每个月能挣到的钱数。如果有人接过单子,那就成功了20%。她们入职上班两周,你就能拿到200元每人的奖金。”?

  我看了佳丽和公主的薪资待遇,月薪八千到一万,甚至更高。工作内容是照顾客人,陪客人喝酒,巢湖夜总会招聘偶尔推销酒水。但我知道,她们的工作并不会这么简单。

  他迎上去,把手里的宣传单塞到女孩的手上,口里连珠炮似的说着,“两位美女,我们公司在招聘佳丽和公主,一天只要工作五小时,轻轻松松月收入到一万,了解一下吧。”?

  两个女孩看起来比较单纯,不好意思拒绝。阿豪拉着我围了上去,继续添油加醋,“很多人都找不到这种工作,不费力就能挣到很多钱。”。

  晓峰向我翘了下脑袋,一副“看,多容易”的表情,回答道,“薪资不固定,主要收入来源是酒水的推销和客人的小费,但一般人最少每月都能拿到七八千。”!

  那女孩见我战战兢兢,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善意,回答我道,“我18,她19,中专毕业刚来CQ,都在找工作。”。

  女孩很生气地说,“那个面试的问我,要是客人叫我送他回家不然就不结账,我该怎么办,我说找经理,他就说我不适合,叫我走。”。

  阿豪以为我是失落,安慰我,“这么大个CQ城,至少有80%的女人在夜场干过,我们招到人的几率还是非常大的。”?

  虽然每个月底薪只有八百块,相比忙上忙下看客人脸色、吸二手烟、收拾呕吐物,这份工作还是轻松一些。

  某天早会,主管和我们说,湖北H市新开了一家会所,缺口大量的佳丽和公主,需要我们去支援帮忙招聘。

  我和阿豪都被包吃包住的福利打动了。阿豪和家里的关系非常糟,他妈总是说他白吃白住,不给家里挣钱,他也早就想跑了。

  出门那天,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扛着各种大包小包奔赴车站,像一群为了生计搬运物资的蚂蚁。这二十多个人的团体中,没有一个女同事。

  收拾妥当后,我和阿豪才发现下午没吃东西。三块钱的泡面在我们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最后我俩躺在床上等天明。

  之前的培训官成了新领导。他带我们去参观了还在装修的会所,圆形大厅,上下两层,卡座和大厅散座随机分布,下层中间有一个很大的T形舞台。

  周围不乏有很多漂亮女孩,身材高挑,穿着或光着的大腿晃来晃去,齐腰的长发或披着或扎成各种形状,相互打闹时偶尔会冒出几个不雅的词。她们就是已入职的佳丽和公主。

  培训官指着堆满建筑垃圾的会所大厅说,“正式开业后,这里将是一片歌舞升平,整个会所能容纳接近一千人,需要很多佳丽公主,你们的奖金能拿多少就看本事了。”?

  有个在QC干了一段时间的专员告诉我们,来晚了,符合条件的都被别的公司招干净了,我们现在只是来搜刮漏网之鱼。

  我们只好再分头行动,我和阿豪、晓峰一组。他们怕我这次又逃避,便说,“第一个人必须你自己出马,不然都回CQ。”!

  我厚着脸皮满脸羞赧地向一个女孩走去,一顿噼里啪啦的连珠炮,女孩不待我说完就要跑,还很生气的样子,“你们都在街上窜了两个月,每天都会被骚扰,消停点吧!巢湖夜总会招聘”!

  当时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可是我们太好辨认了,每个人都套着有“招聘”两字的红色T恤,脖子上挂着工作牌,往人群中一站就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傍晚,我们被面包车拉回,夕阳的余晖总在塔尖的位置,火焰色一样的云浮在塔尖,随着夜色的徐徐降临,火焰慢慢变得越来越暗。

  但这种夕阳我只看了三次就再也没见过了。因为业绩不佳,我们延迟了加班时间,晚上十点才下班。到了公司食堂,只有别人剩下的残羹冷炙。

  老品看上去就25岁,瘦瘦高高,紧身白衬衫扎在束腿的西裤里,外面套一件黑色的小西装,梳着那年头流行的像扫把一样的发型。据说,他最狠的时候一天能招十个佳丽和公主!

  “每个女人的情绪都写在脸上,要学会观察,不一定当时就邀请来面试,可以缓几天,拿到联系方式联络下感情,把她们哄开心事情就好办了”,说到此,他还很邪魅地笑了一下。

  老品找了一个没人的卡座坐下。附近几个佳丽翘着二郎腿在嗑瓜子,老品很自然地从一个佳丽手里抢了些瓜子,只有我们很尴尬地站在一旁。

  整个大厅被暗红色的灯光包围。我感觉逼仄,我在夜场招人:街上围堵女孩直到她们喊呼吸困难,顶上的旋转灯闪来闪去,旁边的卡座上有个脖子上有动物文身、戴着金链条的光头男人边喝酒边抽烟。

  等了一会儿,有五六个女孩出来唱歌,并排坐在高脚椅上,一人一首。有个女孩挺有天赋,唱的《当爱在靠近》声音很温柔,我听得有些入迷。

  人渐渐多了起来,老品停止了嗑瓜子,朝我们招招手,我们把耳朵附在他嘴巴边,“刚进来的人都是大老板,她们要是放得开,每天晚上小费都会拿到手软”。

  舞台上的歌没结束,下面的人似乎坐不住了,有个矮胖子贴着台边双手使劲够,想去抓其中一个唱歌的女孩。

  这个时候主持人出来了,他拽开胖子的手,打着哈哈,“佳丽活动马上开始,这些是歌手,只是唱歌,大哥。”?

  主持人宣布了一个佳丽相关的活动。几十个佳丽从后台鱼贯而出,沿着大厅跑圈圈,客人们随便抓,抓住哪个,哪个就陪他们喝酒。

  老品带着我们又去了几个包房。有个包房里,公主在给他们倒酒,有抽烟的男人朝她吐烟圈,有猥琐的男人不怀好意地打量她,还装作不小心摸她大腿。

  那晚,我开始失眠。阿豪也从床上跑到了阳台上抽烟,烟头在黑夜里一闪一闪,像极了飘忽不定的我们。

  培训官为了重新凝聚团队,要我们学唱《团结就是力量》。不会唱的人要罚做俯卧撑五十个,次日翻倍,依次叠加。

  晚上阿豪对我说,“要不我们也跑吧,我想我妈了”。我也想走,但一分钱工资都没有拿到,又不甘心。

  刚洗澡回来的晓峰说,“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来做这个吗?因为没有一技之长。只要能熬,就有提拔的机会,当上主管之后就不会这么累”。

  晓峰这才告诉我,巢湖夜总会招聘他18岁就辍学出来打工,换了好几份工作。他悟出来一个道理,没有不辛苦的工作。

  第二天一早,我和阿豪就奔向了火车站。当我们离开时,还听到那些人事专员们挺着胸脯,用嘶哑的声音朝天空吼叫着《团结就是力量》。

  我问他最后有没有当上主管,他摇着头说,“开业以后,人事部门也没有存在的必要,他们嘴上说是暂时解散,但我知道我是回不去了“。

  有一次领导要陪客户,把我也给叫上了,他觉得我之前出了书是个“作家”,拉上我会显得他很有面子。

  一桌人吃了饭,又醉醺醺地赶往下一个场地,出租车停在一栋暗红色灯光的建筑面前,门上XX娱乐会所几个大字闪烁不停。

  没过多久,十个穿着各异的女生依次排队走了进来,她们或剪着短发,或披着长发,或穿着裙子,或穿着短裤,或笑靥如花,或面无表情。我们打量着这些女生,这些女生也打量着我们。

  客户数了数十个女生,又数了数我们几个人说,“咱一人两个,他们一人一个,这十个姑娘要不全留下?”?

  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女生。见我不怎么说话,她有些紧张,一会儿给我拿水果,一会儿问我要不要唱歌。

  后来我和她聊了起来,知道了一些她的情况。她今年21岁,湖南人,在姐妹的介绍下,来了这里上班。

  她想了想说,“我不知道啊?这里很多姑娘都是朋友介绍来的。要是缺姑娘了,我们也经常帮着找人,没认识的人姑娘不会来,怕被欺负”。

  2018年夏天,我回CQ参加表哥的葬礼,他午夜横穿马路被一辆疾驰的出租车撞飞27米,当场去世。

  我登录许久不用的QQ,很意外地看到了阿豪几天前留的消息,“现在在哪里混?我遇到晓峰了,他在饭店当厨师,有空一起吃个饭噻”。

  那年偶遇后,晓峰去厨师培训学校待了几个月,现在在饭店当厨师长。他的计划,是攒到足够的钱了就回老家开小饭馆,可以离老婆孩子近一些。

  聚餐时,我们扯到了当年一起工作的经历。晓峰说,“还是你龟儿子运气好,后来读了书,还去了北京。我去学厨师,也是受了一些你的影响。还是有点真才实学,才能找到饭吃。”。

  晓峰喝了一口啤酒,“当了,干了几个月,我才发现我不适合。那种工作现在看起来就像拉皮条一样,还会良心不安”。报警巢湖夜总会招聘成都夜场招聘服务员

  晓峰摇摇头,“不晓得,离职后我就没再和他们联系了,我也不去那些场所,甚至连KTV都很少去。”?成都夜总会招聘佳丽成都ktv装修我在夜场招人:街上围堵女孩直到她们喊报警巢湖夜总会招聘成都夜场招聘服务员

Tags: 南昌夜场招 

标签云

关于我们

  • 联系人:阿信
  • 联系电话:17379534528
  • 微信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
  • 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